齐白石98岁画了一张画,堪称“天爵”!

齐白石98岁画了一张画,堪称“天爵”!

2018-03-31 17:22:11大中华书画网

 齐白石一生作画无数,到底哪一张是绝笔或被认定为最后的作品呢?过去坊间一直认同白石之子齐良迟先生的说法,《风中牡丹》被认为是白石绝笔。

 

640.jpg
齐白石《风中牡丹》,1957年

 

但据美术史家王鲁湘的考证,齐白石绝笔之作藏在张仃(张仃是齐白石未行拜师礼的弟子,他与齐白石有很深的缘。)家里。这张《葫芦》之所以被认定为白石绝笔,白石老人去世后,中国文联、中国美协举办的白石遗作展上,经主办方及李可染、张仃、黄苗子等白石老人生前好友和学生的证明、认定,确定为白石老人生前最后的作品。

 

这张一直秘藏于张宅,从未发表,但它却是京城美术界一个少数精英圈子里的赫赫明星。

 

640-1.jpg
齐白石 《葫芦》  题识:九十八岁白石。

 

当年隔一段时间,李可染、邹佩珠夫妇、黄苗子等人,就要相约来到张宅。张仃知道他们所为何来,总是沏上清茶后,恭恭敬敬从画室取出这张《葫芦》挂于墙上。于是大伙儿就开始唉声叹气,啧啧连声,继而又大呼击案的,也有拍腿拍到别人腿上的。如此这般,如醉酒似的痴狂一阵,于是散去。过些日子,再如此这般来一遍。

 

邹佩珠先生回忆说,隔日子长了没看这幅画,就像得了病似的,看完这幅画就像过足了鸦片瘾似的,精神头也足,人也兴高采烈了。

 

李可染对这幅画的评价是两个字:“绝了。”

 

又问为什么绝了?

 

李可染回答说:老人家画到这个岁数,胡涂了,连字都不会写了。”当时写这个“九”字,就问李可染:“这个九字是往这边拐还是往那边拐啊?”等到写“岁”字,怎么也记不起来,就写成了现在这个错字。

 

640-2.jpg

 

人"糊涂"了,只能画自己最熟悉的对象,当然也就是最简单的对象,那只能是葫芦,而不可能是别的如牡丹之类。

 

640-3.jpg

 

即使是画了一辈子的东西,信手画来,还是因为神志恍惚而出错。点了黄颜色画葫芦,这没错,一大一小,一前一后,一上一下,但用淡墨画叶子时恍惚了,画成了葫芦的样子,而且居然从大葫芦留白的地方冒出两笔淡墨,好像这葫芦穿了个洞。

 

640-4.jpg

 

等到用浓墨画藤时,又恍惚了,画着画着就勾成葫芦的样子了。但这都不要紧,老人完全是在"胡涂"状态下用本能在作画。

 

640-5.jpg

 

老人想画藤蔓,可心里想的还是葫芦。

 

640-6.jpg

 

这幅画最绝的是藤蔓,用笔用墨已经是天籁,是神在走,而不是手在走,笔墨中包孕的精气神完全超越了白石老人的身体健康的状态,是修养在完全自由自然自在自为的状态下的释放,一个中国画家只有到了这个境界才谈得上是“天爵”。与此相比,包括白石老人以前的作品,所有人的画都只能算是“人爵”。

 

640-7.jpg

收藏 2
分享按钮